十堰市旅游发展委员会   十堰日报传媒集团主办   湖北当当文化旅游开发有限公司运营
十堰畅游

推荐线路

清碑刻揭秘太子坡的数毁数建

2018-05-10 10:03:00   来源:当当旅游   阅读次数:827

武当山太子坡

武当山太子坡

武当山太子坡现存碑刻

武当山太子坡现存碑刻

  如果到武当山游览,太子坡是不可不去的经典景点之一。颇具特色的建筑群、蜿蜒起伏的九曲黄河墙、郁郁葱葱的深山植被……太子坡会让你眼前一亮。多数人的印象是,武当山古建筑群是明成祖朱棣下旨修建的,因此太子坡的各处景点也是修建于明朝。

  但是,武当山碑刻及资料显示:截至清乾隆末年,太子坡共进行了6次修建活动。可以说,现存太子坡的主体建筑是清代第二次重建时期的遗构。

  太子坡被赞是“陡坡上的经典之作”

  武当山的太子坡,亦名复真观,这座屹立于武当山狮子峰60度陡坡上的古代建筑,被当今建筑学家赞誉为“利用陡坡开展建筑的经典之作”。

  太子坡背依狮子山,右有天池飞瀑,左接十八盘栈道,远眺似出水芙蓉,近看犹如富丽城池。古代建筑大师们巧妙地利用山形地势,不仅“创造”出了1.6万平方米的占地面积,而且建造殿宇200余间,打造了“一里四道门”、“九曲黄河墙”、“一柱十二梁”、“十里桂花香”等著名景观。

  关于太子坡古建筑的修建情况,虽然明朝任志垣在《敕建大岳太和山志》里有“永乐十年,敕建玄帝殿宇、山门、廊庑及方丈、斋堂、道房、厨房、仓库29间。殿后复有小殿一座,设太子像”的记载,但后续的志书要么只是照搬任志垣的记载,要么就语焉不详,给专家考察明代永乐以后,尤其是清代太子坡建筑的修建情况造成很大的麻烦。

  所幸,太子坡现存有相当数量的碑刻,从碑刻的考察中能获知相关信息。

  吴三桂叛乱之时,太子坡“飘摇倾祀”

  在太子坡龙虎殿前左右竖立了两通大碑,为《重修复真观开十方丛林碑记》、《重修复真观暨神路碑记》。两通大碑的碑文,在《武当山碑刻鉴赏》一书中都有介绍。两篇碑文的落款年代均为“康熙二十九年(1690年)十月日谷旦立”。可见,这两通大碑是同一时间立的。

  两篇碑文的意思亦可互补,都说明了复真观的复修时间。

  现摘取《重新复真观暨神路碑记》中的一段文字加以说明:“夫复真观者,八宫二观之一也,基于太子坡,自玉虚至天柱适当其中。帝为太子时,入山修炼始居于此。自明末遭乱,而观亦倾颓。主上龙飞元年,治抚王公谒圣过此,访有全真道人白玄福隐于七真洞,延出,会同道府重修。工越六年告竣,虽非旧观,于以绵圣迹、栖香侣大有赖也。十三年,吴逆变起,贼众往来蹂躏,道侣尽外。时有玄福徒张静明苦守,而飘摇倾祀,几成剥落。二十三年余奉简命,自京江移镇襄州,每思圣恩隆重,凡有事于祝国佑民者,臣子自当乐为。矧大岳兆灵北极,惟我国家景命怀柔之宗,明禋敢后。是岁三月圣诞,躬修祀事,见圣地庄严,十废八九,目击心伤。且石路之崩颓,往来谒圣者硅步维艰,登陟至此,易骑而步,经十八盘上下蹬道险峻,精疲力竭,则此地□(注:□为风化辨认不清的字)砌之工自不容缓。爰捐俸首事,幸而郧襄道沈公讳志礼、张公讳敏,前后同志乐施,修缮正殿,及观道之坍塌者尽为修举。全真张真源暨徒侄王常安辈勤苦募捐,同善共擎,重修楼房堂庑,经始于二十五年春,至今岁落成。”

  从这段文字中可以看出:复真观在“明末遭乱,而观亦倾颓”,“龙飞元年”(即康熙元年)开始重修,经过6年才修建完毕。而修建后的观已“非旧观”,可见损毁严重及复修的力度之大。

  此后的康熙十三年(1674年),吴三桂在昆明发动叛乱。很快,已拥有云、贵、湘、蜀等数省的吴三桂,兵锋直抵长江……由于“吴逆变起”,复真观又“飘摇倾祀,几成剥落”。

  清康熙年间,太子坡两毁两建

  到了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该碑文的作者“见圣地庄严,十废八九”,才又联合他人捐款,于康熙二十五年(1686年)开始再次重修复真观正殿及神道,并于康熙二十九年修缮完毕。

  由此,复真观在明末清初遭到破坏后,曾于康熙元年(1662年)、康熙二十五年(1686年)两度重修。

  除了上述两通碑刻外,复真观尚有大量碑刻,大部分为清代的,仅有4通是明代的,还有2通是民国的。这些碑刻多为功德碑,也有记事碑。

  记事碑有表矜碑、建醮碑、香会碑等,虽然反映的信息较为有用,但与建造情况无关。功德碑又可分两种情况,有些只是简单的捐款祈福,并不能反映捐款和庙宇修建的关系;有些碑则反映了所捐功德和庙宇修建之间的关系。

  这些清代碑刻中,大殿前檐4通,龙虎殿后檐墙壁13通,龙虎殿八字山墙下1通,三道门到四道门走道两侧11通。

  考察大殿前檐的4通碑刻,有3通提到重修大殿,1通提到重修太子坡,可见应是修大殿时为布施之人所立;考察其碑刻年代,除1通为乾隆二十三年外,剩余3通为乾隆二十六年。

  龙虎殿后檐墙壁上的清代13通碑刻,除1通为道光三十年(1850年)所立外,其它12通碑刻的立碑年代集中于乾隆二十年(1755年)、乾隆二十一年(1756年)、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这三年。

  考察其碑名,道光三十年的碑刻名为《敕建武当山太和山八宫二观》,其修建范围超出了太子坡的范畴,而且用语为“敕建”,貌似工程宏大,但结合当时形势,这里的“敕建”应该是修建。其余12通碑刻,除其中的一通碑刻明确提到重建太子坡复真殿,剩下的碑刻都只是说重修太子坡,没有说“重建”,而且没有提到具体重修太子坡什么建筑。

  截至清乾隆末年,太子坡历经6次修建

  在太子坡龙虎殿八字山墙下及三道门到四道门走道两侧的12通碑刻,都没有嵌入墙壁,是可移动的。这些碑刻中,6通与斗姆阁修建有关,6通没有提及斗姆阁。这些提及斗姆阁的碑刻中,有4通年代为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1通为乾隆四十八年(1783年),1通为乾隆五十年(1785年)。没有提及斗姆阁的碑刻落款年代,有3通为乾隆二十年,3通为乾隆二十三年,与龙虎殿后檐镶嵌的碑刻年代一致。

  由此看出,这些碑刻将太子坡的修建活动分为4次:第一次为乾隆二十年至乾隆二十六年,太子坡进行了较为全面的维修,其中,乾隆二十二年还重建了复真殿,乾隆二十三年至二十六年重点对大殿进行了维修;第二次为乾隆三十六年,塑了斗姆阁救苦楼的神像;第三次为乾隆四十八年,对斗姆阁作了彩画油漆;第四次为道光三十年,对太子坡整体进行了维护。

  通过太子坡龙虎殿前竖立的两通大碑及太子坡观内的这些有价值信息的小碑,我们可以看出,截至清代乾隆末年,太子坡进行了6次修建活动。

  6次修建的时间分别为:康熙元年到康熙六年(1662年—1667年)、康熙二十五年到康熙二十九年(1686年—1690年)、乾隆二十年到乾隆二十六年(1755年—1761年)、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乾隆四十八年到乾隆五十年(1783年—1785年)、道光三十年(1851年)。

  前两次可以说是损毁后的重建;第三次除个别建筑重建外,是对观内全面的修复;第四次、第五次是对太子坡观内斗姆阁这个单体建筑的维修整饬;第六次是对武当山保存较好的宫观进行了维护,其中包含了太子坡。

  需要指出,除康熙年间两通大碑外,太子坡现存大量碑刻的是清乾隆时期的,乾隆以后的碑刻数量很少。

  由此,或许可以说,现存太子坡的主体建筑(不含山门、宫墙、焚帛炉及地基)主要为清代第二次重建时期(康熙二十五年到康熙二十九年间)的遗构。清乾隆时期对太子坡维护有力,进行了持续的、全面的修建活动。清乾隆以后,太子坡则没有进行过大规模的营建或维修活动,太子坡的建筑总体上日渐损毁荒废。上世纪后期,武当山景区高度重视文物保护,太子坡得以全面修复和重建。(来源:十堰晚报  作者:薛明  作者单位:武当山特区文物管理所)


相关资讯